发生在初秋时节,我向往着有人回来陪我远行

 音乐游戏     |      2020-04-25 19:45

等你回来

倡议书

图片 1

发生在初秋时节

“我期待着有人回来领我上路,

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里,飞飞和他的父亲

有些事仿佛很远,似乎总也不会发生在自己身边;有些事如此突然,俨然是小说中预设的情节,你永远不相信它们的真实,直到它们真正的发生。比如这个天蓝云淡的初秋,我们结束充满了安逸休闲娱乐的假期,在学期开始前各自畅想未来的时候,琛冲进我的房间说,芳,大事,刘得了白血病!

我向往着有人回来陪我远行”

在病床上,飞飞每天都坚持学习

第一次在寝室中有着秋日柔和的阳光有种眩晕的感觉。

――摘自刘华杰的短信04:11 05-09-02

河南商报记者刘鹤洋/文左冬辰/图

曾经的日子

这是一位20岁的青年人对生命的无限热爱和追求!

对于45岁的洛阳农民李建会来说,生活真会给他出难题,女儿罹患尿毒症后,他拼命干活赚医药费,然而几个月后,儿子又被检查出了白血病。

他叫刘华杰,山东大汉,新生入学时,他是在小班上最醒目的男生,188的个头,一副魁梧而健康的身材,曾在大班会上被人形容为零点一吨的体重。

2005年8月23日,我们班的刘华杰同学被确诊为白血病,身高1米92,体重近0.1吨的他骤然倒下,甚至没有给所有爱他的、他爱的人喘息、接受的机会。

李建会家里没有能力同时治疗两个孩子,女儿为省钱救弟弟,劝父亲放弃自己。然而他倔强得很,说:“一个也不能少。”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在你觉得他是这样的时候,他会用行动告诉你其实他是那样的。

闻讯赶去探望的同学看到的是病床上的他已经被病魔折磨得面无血色、皮肤蜡黄;由于血液携氧能力的严重下降,他连坐起来都感到很吃力,必须倚靠在摇起来的床垫上;连电视都无法长时间的观看,因为集中精神会使他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甚至每一顿饭对于他都是煎熬,每天10小时以上的点滴使胃部产生剧烈的药物反应,加之为动力不足,让他对食物产生厌恶……

姐姐患尿毒症 父亲拼命干活筹集医药费

刘看上去十分“傻大个”的模样,却是山东省当年高考的前500名,并在优秀生入学考试的时候拿取了4000元新生奖学金,顿时让人侧目。

但即使这样,刘华杰对于生命的热情和憧憬也丝毫没有减退。他依旧向往着梦想中的城堡,依旧惦念着自己还没有付诸实施的理想。

12月27日,在洛阳市河南科技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河南商报记者见到了身患白血病的飞飞。

他在大家面前不是很经常说话,一开始都认为此人不能轻易开玩笑,然而后来他却成为了男生们的“靶子”,并在大一下学期得到了熊的外号,是他最要好的朋友送的,随后大家又在熊前面加上各种形容词以加强语气。他对别人对他开的玩笑总是一笑了之,或者做一些无力的反驳。后来大家都知道,他做人实实在在,钱财之物从来不计较,与他相处很轻松。

“我不会放弃任何应该拥有的美好。即使也许最后真的只是梦境,也许真的会幻化为空。那么在世界末日之前,我会保留所有的乐观与快乐。这些是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9岁的他静静地坐在病床上写唐诗,仿佛身边的一切与他无关。

他是天生的篮球胚子,在篮球架下仿佛一堵强,大班上首选的中锋。他爱生活,爱篮球,曾经两次率领着我们班的男篮勇夺了大班篮球联赛的冠军,还在大一的时候,代表北航参加大学城的篮球联赛并首发出场。然而,可爱的是,身为中锋的他似乎更喜欢三分,自己私下打球的时候总爱三分出手,当然屡屡不中。

我们相信他!两年来的手足情深让我们得到消息以来深味着震惊、遗憾和心痛!我们必须成为他坚强的后盾,决不让刘华杰掉队!

李建会独自在医院照顾儿子,妻子在老家嵩县照顾罹患尿毒症的女儿娜娜。

他非常爱看书,并喜于思考,经常写一些富有哲理的文字给自己也给同学。他的思想往往很难理解,做事喜欢特立独行,但是了解他之后你会觉得这或许才是最适合他的。

刘华杰来自山东烟台一个普通的工薪阶层家庭,噩耗传来,他的父母遭受到沉重的打击,精神几近崩溃,而面对近百万的治疗费用更是一筹莫展!

2018年4月,只身在广东打工的娜娜觉得眼睛越来越模糊,休息后依然不见好,无奈辞职回老家看病,辗转于洛阳、郑州多个医院后,被诊断为患了尿毒症。李建会说,自己是农民不懂太多尿毒症方面的知识,但是听医生说女儿娜娜只能通过肾移植手术才能康复,那一刻,他有些崩溃。

善于思考的他却很不善于表达,他说话时候跳跃性很强,你需要有很好的默契才能理解。他说一句话的时候往往会突然用,“恩,是这样的”,然后换到另一句话,然后你会发现这两句话完全没有联系,但是只要你有耐心听完,他说的话似乎总有道理。

现在我们班正在筹备各方的捐款活动,但是我们的力量尚且不够强大,我们需要来自社会各界的爱心和援助!

40多万元的手术费不是一个农村家庭所能承受的。靠打工为生的李建会,为给女儿筹集医药费,那段时间拿了命去拼,不管多脏多累的活儿都干,“只希望每天多赚点钱。”

他心里年龄小,有很多事不懂,但给人很可爱的感觉。他经常爱和小孩一样与朋友打闹,出的最大的一次洋相应该是在大学城的时候,在楼道里追小邓却在急行中摔倒,倒地声震耳欲聋。也许他说的很多话可能会让你很生气,但看到他的眼睛你就会原谅他。

20岁是人生中最丰富多彩的年华,可是,20岁跟刘华杰开了一次玩笑,20岁的年华也许从此暗淡,但有了你我的真诚祝福和爱心,一切会不同!我们诚挚地期待着大家的帮助,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挽救这个年轻向上的生命!请与330831的班委联系.现向大家公布我们班刘华杰同学的一个工行账号:1606012301011676669,户主 刘华杰。……谢谢!

弟弟查出“白血病” 姐姐想放弃治疗省钱救弟弟

他非常爱玩,尤其是买了电脑之后几乎沉迷于游戏中,屡屡说自己再也不玩某有游戏但是几秒钟之后他就会再次开始玩。不过,令人惊讶的是,他却完全没有因此影响自己的学习。他学习能力非常强,尤其是自学能力。他考四级之前后打赌说分数会在八九十之间,否则请客,最后高于九十在食堂请了客。他曾经在一个寒假中上下午各背两个小时单词,以致于他考六级一点没复习。他虽爱玩,但也是男生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坚持认真记笔记的人,而且,无论多晚都要坚持完成自己的作业。

但命运有时候就是这样,祸不单行。

他很固执,认准的事情一定要坚持到底。他总是给自己定很高的目标,然而当他真正完成之后你才会觉得其实他很实际。他给自己买了本原版的哈利波特,同学都觉得他自负,高估自己,但是当他实实在在的读完的时候,大家自惭之余都不由佩服他的毅力。

2018年7月,正当李建会为女儿的病拼命挣钱的时候,9岁的儿子飞飞左眼突然肿胀,“孩子刚开始说是被蜜蜂蜇的,没想到一肿起来就持续了两个月。”

他能吃能喝,天天准时吃早餐,每半天喝一桶酸奶,每次去超市都会买很多很多东西,给人很健康的感觉。不过他的东西一般都会被大家瓜分,然后他自己在旁边佯装生气,开心的笑容挂在脸上。

在洛阳嵩县人民医院检查后,医生建议他去郑州看看,在郑大一附院做了一系列检查后,飞飞的病情没有预想中的轻描淡写,“白血病”三个字,像铁锤一般将李建会砸得晕头转向。

他在最近的这个学期五十米跑了六秒四,逢人便说。他考曲臂悬垂上去就想下来。他睡眠不错,大号闹钟都闹不醒。他经常忘了打水,使室友欲烫之而后快。他的桌子总是那么乱。他极其善于在一些没有任何道理的事情上找出一些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牵强理由,也就是强词夺理。然后你面对他孩子气的眼神,却实在无法对他生气。

李建会说,得知弟弟的病情后,女儿娜娜经常向他提出放弃治疗,“她说:‘我不治了,省点钱救弟弟吧,将来他还能给你养老。’”李建会低着头说,“闺女知道家里没钱,他不想让我太辛苦……”

他很爱音乐,尤其是轻音乐。但是到他自己唱歌的时候都五音不全。

提起两个孩子,这个黑瘦的汉子哭了,对儿女的那份柔情、对生活的那份坚毅,他做不到放弃任何一个孩子。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道单选题,李建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只要自己活着一天,两个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他每次集体活动从不缺席,同学让他帮忙的事每叫必到。我们做优秀班级体答辩,他帮忙搬桌子;我们班的球赛总是他领军;他总说自己不能喝酒,但是酒量却很大。上个学期结束的时候,他和大家一起参加聚餐,不动声色的干掉很多杯。他不善于唱歌,但是集体KTV他肯定会到。

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姐弟俩的病情有所稳定,但是每个月的花费仍在3万~4万元。

那个时候的他,爱笑爱闹爱玩爱学,生龙活虎的样子。

买一本彩色的读物,成了飞飞的一个梦

在医院

医院本就不宽的过道摆满了加床,飞飞就睡在走廊的加床上,住进医院后,除了痛苦的治疗,他也会写写唐诗、看看数学题,不变的是心底的一份乐观。

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自己必须在一段很长很长的日子,整日面对仪器药品,医生护士,他发短信过来说“我现在一天八个吊瓶两次骨穿六次血检两次尿检还有三次透视”。 那天的晕倒让他进了医院,他却不甘心自己强健的体魄会因为区区的晕倒住院,他硬撑着,强忍着,想自己走出病房,然而,再次倒地,这一次不再是和小邓的追逐玩笑,他是真的病倒了。医生下了诊断书:刘华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03级工业工程专业,2005年8月23日被确诊为白血病

“你知道自己生病了吗?”河南商报记者问。“我知道,但是我马上就好了,我好了以后还要回去上学。”飞飞对记者笑了笑,继续低头写唐诗。

所有的这些暴风雨般袭来,当我们闻讯去烟台探望他时,病榻上的他面色苍白,皮肤也因为缺少血色而变得蜡黄。由于血液携氧能力的严重下降,他连坐起来都感到很吃力,必须倚靠在摇起来的床垫上;他连电视都无法长时间的观看,因为集中精神会使他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甚至每一顿饭对于他都是煎熬,每天10小时以上的点滴使胃部产生剧烈的药物反应,加之为动力不足,让他对食物产生厌恶。我们的到来显然使他非常开心,他说了很多话也显得很有精神。但是这一切掩饰不了他说话时的虚弱,长期的缺氧状态使他已经连说话都感到吃力了,一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努力撑着自己的疲倦,在我们面前始终没有忘记过微笑。

一年多的治疗,飞飞经历了大大小小的穿刺和打针,即使这样,他依然有无限的热忱,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赋予明亮的色彩。

他爱打球,但是他却连自主行动的能力都没有了。

李建会告诉河南商报记者,自己只有初中文化,辅导不了孩子英语,辅导数学也很吃力,但是飞飞每天雷打不动写5页数学题,写4~6首唐诗,日复一日,用光了厚厚一摞笔记本。

他爱看书,但是长期缺氧的状态让脑部很疲倦。

即便是日复一日地写唐诗,对于飞飞来说也是热腾腾的希望,谈到康复,他信心十足,“我们班同学都是我好朋友,等我回去上学了,继续和他们玩。”李建会听着儿子的话表情有些复杂,孩子永远是单纯的,但飞飞的心愿,怕是短期内没法实现了。

他爱游戏,但是他连拿鼠标的气力都已经丧失了。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除了从学校带到医院的课本,飞飞并没有别的书可以读。曾经有一本亲戚给的读本,在医院丢了以后,飞飞就再也没有课外书读,所有的钱都用来治疗,买一本彩色的读物,成了小飞飞一个甜甜的梦。

他爱音乐,但是医生说病房要保持安静。

很多人劝李建会放弃一个孩子,但他不想留遗憾

他爱班级,但是却只能在梦中的回忆里和同学们一起打闹玩耍。

飞飞的主治医生冯大夫告诉河南商报记者,因为李建会文化程度有限,小飞飞会在医生们闲的时候拿着数学题去医生办公室,渐渐地,大家被这个乐观开朗的小男孩儿所吸引。

他爱生活,但是一场意外的病剥夺了他原来享有的一切的幸福。

28日,看着笑眯眯的儿子,李建会这个黑瘦的大老爷们儿擦了擦眼。

有时候生活就是如此残酷,在给你最大希望的时候给你最大的考验。他闹过,抵抗过,失落过,他说“和过去一样,我的言语依旧显得有气而无力。本以为有能力把握好这一切,却总无法实现自己的愿望。我成了一个倔强的探险家,永远走不好你们所熟识的道路。我掉队了,一个人落在了后面。我迟疑的看着你们走过的脚步,我无助的望着另一个远方。上帝曾告诉我,那里有我梦想中的城堡……我期待这有人回来领我上路,我向往着有人回来陪我远行”。

很多人劝他实在不行就放弃一个,但他依然坚持着,他想着就算花了钱到最后没治好,也不会有遗憾。

我们只去看过他一次,因为那次之后他就转到了无菌病房不能轻易探视了。我们无法知道背地里他受了多少苦,是否有过泪流的夜,我们所知道的只是他已经在病床上失去了行动能力,所知道的只是他现在连发短信都得要父母帮托着手机,所知道的只是他短信中说起他信神,所知道的只是他,想回来。

医院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它是一个人的起点,也可能是一个人的终点。这里宛如一面镜子,照出生离死别、人情冷暖,还有赤裸的人性。但软弱与坚强,残忍与温柔,往往并存。

熟悉他的人一直都认为他是个孩子,有孩子般的纯真的眼神,和善良的心,也仿佛孩子在沙滩上专心砌沙堡一样,很认真很坚持的打造自己梦想的国度。当我们一起携手去闯的时候,这个认真的大孩子只能离开他珍爱的伙伴,一个人在痛苦中坚持他的固执,坚持他追求的梦。

作为两个重病孩子的父亲,未来的路他也不知道怎么走。李建会说,依然希望有这么一天:等飞飞放学,牵着他的手一路沿着落满梧桐叶的街道回家,一树的黄叶就像开得烂漫的迎春花。

“我不会放弃任何应该拥有的美好。

如果您想帮助飞飞姐弟,可以联系河南商报记者,电话15903689983,或者拨打河南商报热线电话:0371-86088666。

即使也许最后真的只是梦境,

也许真的会幻化为空。

那么在世界末日之前,我会保留所有的乐观与快乐。

这些是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我必须自己上路了。

怀着美好的期待,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在我的前方,希望有棵大树。”

我们等你回来

这场变故来得太猛烈太突然了,让这样一个父亲是工人,母亲是教师的普通家庭根本无法承受。他的双亲在他面前始终不敢提到他具体的病情和病因,也收起了所有的心酸很痛苦,唯一一个儿子,一个平日生龙活虎的儿子,在瞬间变成了只能在病床上不能动弹的病人,母亲的泪和痛哪能是言语可以表达的。在病房中始终表情镇定的妈妈,一出了病房顿时就泣不成声。

子女的痛在父母身上总是加倍的,但是让他父母觉得更加痛苦的是,家里的经济条件根本没有能力为心爱的儿子支付足够的医药费!他的舅舅告诉去的同学,“孩子的病已经不太乐观了,现在最让我担心的是钱,我们两家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都没有什么太多的积蓄,现在的钱大都是我垫的,但是这只是前期的治疗费用,以后的,还有如果可能的话要做手术的费用我们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这种病是很费钱的,据我所知,由于做骨髓移植手术之前要长期的做化疗,直到癌变的细胞减少到一定的程度才能做这个手术,而期间需要长期服用药物,这样一下来,从化疗到手术整个过程大约要100万!这不是一般的工薪家庭所能承受的!

我们能做什么??

我们能做什么?!

身体上的痛我们无法替他分担,剩下的只有保证他的治疗。无论治疗的时间有多么漫长,无论前面的路有多么辛苦。

亲爱的朋友,你们知道么,也许就是因为你的援助之手,就挽回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每当多一个人多一份关注,对他而言就多了一份生的希望!!!

朋友们,我们等待着你的关注,等待着你给予的温暖,等待着在他说“我掉队了,一个人落在了后面。我只能迟疑的看着你们走过的脚步”的时候,我们能够和你一起对他说:

“我们等着你回来!”

附:

刘华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03级工业工程专业学生,2005年8月23日被确诊为白血病。

他出生于美丽的海滨城市山东烟台,纯澈的海水,清丽的海风,使他拥有一米九高大强壮的身体,黝黑的皮肤,更赋予他大海一样深邃的感怀,湍流一样激烈的思想。

然而当我们闻讯去烟台探望他时,病榻上的他面色苍白,皮肤也因为缺少血色而变得蜡黄。由于血液携氧能力的严重下降,他连坐起来都感到很吃力,必须倚靠在摇起来的床垫上;他连电视都无法长时间的观看,因为集中精神会使他头晕、目眩、恶心、呕吐;甚至每一顿饭对于他都是煎熬,每天10小时以上的点滴使胃部产生剧烈的药物反应,加之为动力不足,让他对食物产生厌恶。父母对他总是微笑着,但透过那焦虑的眼神和紧锁的眉头,我们看到的是多少辛酸的泪水!

而他,扬起头翘起嘴角:“我啊,好象什么都还没做呢。”看着他执拗的坐起身来,努力得保持神采飞扬,这样的言语饱含着沉重的意味绞着我们的心里一阵剧痛。他发来的短信有这样的话:

“我相信这也是一次考验,

直到现在,我也不相信这会是最难的一次。

我不会放弃任何应该拥有的美好,

即使也许最后真的只是梦境,

也许真的会幻化为空,

那么在世界末日之前,

我会保留所有的乐观与快乐!

这些是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我们都相信。

当他高大的身影来到我们中间的时候,是那样的神采弈弈。

他天资聪慧,成绩优异,他是山东省高考的前500名,拿到北航新生优秀生的奖学金。

他阳光活泼,爱好运动,是系里的篮球主力,并帮助班级两度赢得大班联赛冠军,在球场上由一派“篮板王”的英姿飒爽。

他酷爱读书,精于思考,他给同学们写哲学导读,希望更多的人感受生命和思维的重量。

他为人坦诚,性格直率,像大孩子一样没有心机,助人为乐,常常给身边的人带去欢乐。

当病魔袭来的时候,这一切都没有被征服。他仍旧坚毅乐观,执着对生命的热爱。然而巨额的手术费使他月收入3000元的家庭望尘莫及。父亲是工人,母亲是中学教师,因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濒临精神的崩溃,怎么负担这近百万的医药费!

同学们辗转北京血液病特色的意愿,医生建议如果可能的话应转来北京治疗,可是费用是巨大的问题。对于他而言,一方面是自己积极配合治疗,争取好的治疗效果;另一方面就是筹集医药费。当如今他正在顽强不屈的与病痛抗争,直面考验的时候,我们作为他的朋友,他的兄弟姐妹,应该为他祈祷,也为他献上爱心和帮助。

希望更多的人能献出努力和关注,温暖一颗善良、坚强、执着的心,挽救一个年轻的生命。

当他说:我掉队了,一个人落在了后面。我只能迟疑的看着你们走过的脚步。

我们说:我们等着你回来。